您所在的位置为:首页 > 公告栏 >

支教随笔:尽我所能 让爱再延伸一米

时间: 2017-12-07 11:32 字号:||
 2017年8月25日,我作为重庆交通大学第十九届研究生支教团的一员,背起行囊,告别了无忧无虑的校园生活,踏上列车,与一同服务的3名小伙伴穿过南川、武隆、彭水、黔江,最终来到了这个现在让我悲喜交加的小山村里,重庆市酉阳县花田乡张家村。一直以来,我都想找机会做这件终身难忘的事情——支教,终于在这里开始了我的星海征途。   初来乍到,请多关照   与大多数志愿者一样,来到一个新的环境之前,总是对这里的一切充满着好奇,内心总是无比激动,久久难以平复,脑海里总会浮现出各种各样的想法:到了那里我的居住环境会怎样?吃得怎样?平时还能不能进城玩?是不是该给孩子们准备点什么礼物?我会教什么课,语文、数学、英语、科学?那又应该以怎样的方式与孩子们见面,或严厉或温和? 图为重庆交通大学研支团成员李鹏给学生讲解水稻的故事。李鹏 供图 图为重庆交通大学研支团成员李鹏给学生讲解水稻的故事。李鹏 供图   8月31日的那天,由于学校的正式课表还没出来,于是我便主动请缨去带二年级的第一堂课,第一次走上三尺讲台,面对着数十张陌生而又亲切的面孔,我感觉到了压抑,顿时手足无措,不知怎么开始。直到一个小女孩对我说:“老师,你教我们画画吧!”我想:画画?我是学广告的,但是我依然担心我教不好,我无比坚强的内心最终败给了他们求知若渴的眼神。于是我便问他们,画什么呢?“老师,你教我们画鱼好不好?”这句话就像冬日里的一缕阳光,使饥寒交迫的我瞬间感到人间的温暖。于是我便开始了我人生中的第一堂课,画鱼,脚步在教室里面不断的来回的响,一会儿有学生说:“老师,来教我画一下,好不好?”一会儿又有学生说:“老师,你可不可以教我画贝壳?”“老师,你看我这个贝壳画得怎样?”。第一节课便在这和谐的氛围中结束了。   花园相遇,情缘初定   第二周,课表确定了,我教六年级的语文和英语。   虽然之前上过一堂课,但是现在依然手足无措,毕竟他们是六年级的学生,都是十一二岁的小伙子,小姑娘。我不知道自己到底该以怎样的方式和他们开始,怎样才能在他们心里留下良好的印象。被时间催赶着,我来到了教室。“各位同学,大家好,我是来自重庆交通大学的在读研究生,我姓李(同时拿笔在黑板上写了一个大大的李字),大家以后可以称呼我李老师,本学年将由我担任你们的语文老师and English teacher”。做完自我介绍后,我不知道是激动还是紧张,不知道接下来到底该说些什么。于是只好尴尬地打开教材,让大家先一起读一下第一课《北京的色彩》,由于周末非常认真的备课,第一堂课便很轻松的讲完了生字、词、段落分层、主要内容。 图为酉阳县花田乡花园小学六年级学生正在观看“开学第一课”。李鹏 供图 图为酉阳县花田乡花园小学六年级学生正在观看“开学第一课”。李鹏 供图   下来之后,便和同事一起交流着第一次上课的感受,完完全全的沉浸于欣喜之中,不约而同的在朋友圈中分享着自己第一堂课的心得体会,享受着身边朋友投来的羡慕的目光。   支教一年,自教一生   不知不觉,时间已经过去了三个月。第一周,我早已记住了他们每个人的名字和面孔,第二周,我便大概了解了一下他们家的大概位置,第三周开始,我便开始我的必修课——家访,但是除这些之外,我更重视的是他们的学习。 图为受访学生主动洗碗,替父母分担家务。李鹏 供图 图为受访学生主动洗碗,替父母分担家务。李鹏 供图   第一次的语文单元测试,我看见了希望,全班34名同学,最高分89,80分以上的有8个,比上学期期末增加了5个;第二次的单元测试,希望变得渺小,最高分84,80分以上的只有3个;第三次,希望破灭,最高分84.5,80分以上的只有1个;但是在第四次的单元测试中,我又重新看见了希望,最高分90.5,80分以上的7个。   他们分数的高低决定了我心情的好坏,分数的上涨让我愈加自信,分数的降低也让我不断反省自己的教学方式,在这不断的自我检讨和学习中,我对教师这个岗位越来越有兴趣,对语文教学的方式越来越有研究,从最初的只知道讲课文课本上的内容,到后来的讲修辞手法、讲说明方法、讲表达方式、讲句型转换、讲查字法等等,从开始不知道什么是“音序查字法”、什么是“音节”、什么是“转述句”到现在的每节课都会自然而然的拓展到这些知识点的讲解。所谓“支教一年,自教一生”,我想大概就是这个道理吧。   支教路上,我不孤单   很多人选择支教,就是想通过自己力所能及的能力,为需要的孩子们做一点事情吧,曾经我看过一部电影《天那边》,后来又听说过“大凉山孩子的故事”,我便想有朝一日我是否也能为某个地方的孩子做些什么。   由于这里是国家贫困县,国家政策服务好,孩子们几乎在温饱问题上不用考虑,更多的是知识上的欠缺。在后来的教学过程中,我发现这里的孩子大部分语文基础比较差,比如六年级的一位科学能考八九十分的孩子,“我”字竟然写错,更有很多孩子拼音拼不来。绝大部分的学生不知道作文如何写,怎样才能写得一篇好作文。 图为重庆交通大学第十九届研支团成员给学生们发书。李鹏 供图 图为重庆交通大学第十九届研支团成员给学生们发书。李鹏 供图   前段时间我们联系了《少年先锋报》,来到这里给孩子们带来了“自然笔记”,当孩子们拿到新书,翻阅里面内容的时候,心里的无数喜悦都很明显的写在了脸上,看见孩子们的笑容,那对知识的渴望,似乎从未见过。   前不久,我在朋友圈里面发了一条说说,内容大概是我看见你们成绩有所提高,我很开心,配了一张我给你们买的试卷的图,我两位朋友看见了这个说说,于是主动找我,说要给我学生捐笔,捐书。第二天,京东快递通知我去领快递,当我签收快递的那一刻,我惊喜的发现竟然三十八盒笔这么快就到了。   昨天,我刚去乡里面取了朋友给我们寄的书,当我看见包裹时,惊呆了,四个包裹,裹得严严实实的,我想一定是我朋友担心书被打湿,所以特地让快递员裹严实一点。果然,当我给我朋友说书收到了,她立刻便问我:“有没有被打湿?”当我打开书的那一刻,我的心情真的是无法形容,我真的特别激动,更是感激,感谢我这位朋友为我的学生所做的这一切,这价值一千多元的书籍,承载的是孩子们对未来的无限憧憬,于我而言,更是对我支教生活的莫大帮助。   今天,我将这些书一本本的发给他们,看见他们拿着书后那欢乐的笑容,我便觉得支教路上尽管再苦再累,也是值得的!在接下来的路,我将不忘初心,坚持“尽我所能,让爱再延伸一米”的信念,用爱心、真心继续谱写美丽篇章,用知识照亮山里孩子们前行的路,用温暖护驾他们的未来。(重庆交通大学第十九届研支团 李鹏)
收藏   打印   关闭 上一篇:支教故事:我在乡村小屋里举办“娃娃论坛” 下一篇:没有了